青年:“大师,为什么我相亲每次都还没说两句话,女方就直接走人了?”大师别过脸去,只是掩面不说话。青年一下恍然大悟青年:“是不是说我该做个安静的美男子。”大师:“嘴这么臭你离我远点!”